惊鸿宴黎簇

qq:2234603436

T:来造句!“在地球最后的夜晚,_______________。”

在地球最后的夜晚,我固执的守着这片土地看着他们离开。我宁愿与你一同毁灭,也不愿忘记你的模样。

8.17!!!

 混在前往长白山队伍中的鸭梨试图看一眼张起灵。

 8.17快乐啊!

暴风雨前的宁静

  没过一会儿花爷就回了消息,“抚仙湖一带,一般指滇国,大约存在于2000年前,在公元一世纪前后,这个王国突然间销声匿迹,没了踪影”。黎簇思索着,又收到条“有消息了?”,却不回复,反问“更详细的呢?”花爷也不生气“需要些时间”“嗯”回完就抬头在后视镜里示意那双试探的眼睛继续说下去。黎青突然坐直了身子,咳了几声,说“我们是奔着‘滇国相印’去的。你也知道,自从你们捣毁汪家基地之后,汪家几近分崩离析,精英所剩无几,经费紧张,不过就是强弩之末……”黎簇突然低笑,黎青从后视镜看他,发现他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,他忽然抬头说了一句“你居然还会用成语啊!”黎青很无语也很气愤“不是,你,你什么意思啊?!谁还不会用个成语的了?!!”黎簇双手合十,笑着求饶,黎青也没往心里去,毕竟……他确实是背的台词……虽然说的是实话罢了。黎簇转头看向窗外,黎青也不再说话,专心开车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黎簇过了几天“暴风雨之前的宁静”日子,大家都为这场“旅行”做着准备,一直到大家收到一条消息“该出发了”后面附着集合地点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苏万是第一个看见黎簇的,朝他挥了挥手,喊了一声。三兄弟抱了抱,互相拍了拍。胖爷笑嘻嘻的走过来也拍了拍黎簇,夸“咱小鸭梨就是不一样哈,前脚说完后脚就查到了,那必须得是咱的这个哈哈哈”说着竖起了大拇指,跟吴邪他们比划着。众人又聊了几句,觉得人差不多到了,打算上车的时候,胖爷拦住了往另一辆车走的黎簇和黎青,搓着手说:“小鸭梨呀,你上我们那车吧,苏万杨好他们都在,咱正好八个人,车上还能谈谈这个具体的情况,是吧?”黎簇黎青对视一眼,胖爷又插了一嘴“哎呦,黎青小兄弟对不住哈,把你和你老板拆开了,你要是不嫌弃的话,去王盟那辆吧,正好还差一个,哈哈。”黎簇低了下头又马上抬起看向黎青询问“你觉得呢?”黎青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胖爷叫住王盟坎肩白蛇三个,交代几句,打算介绍他们认识一下。“这是黎青,小鸭梨的人,黎青,这是……”“我知道。王盟,坎肩,白蛇。久仰。”黎青打断胖爷,主动伸出手。王盟和白蛇对视一眼只点了点头,倒是坎肩傻乎乎的握了握手。(于是假笑男孩黎青的笑容更甜了。)黎青跟着王盟等人上了车才发现——车上全是吴家的伙计,而且全都盯着他看……(黎青:我突然感觉被针对了,行吧,我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)于是黎·被针对了·青“淡定”的坐在了他们中间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这厢风云变幻,那厢倒是和气得很。好不容易全员团聚,苏万有些兴奋,叽叽喳喳个没完,黎簇和杨好不小心对视之后都有点沉默。黎簇挠挠头硬着头皮决定和好哥唠唠家常“多会儿回来的?怎么没叫我去接?”“昨天刚回,大半夜的,想着你睡了就没吵你。”黎簇点点头,苏万此时也闭了嘴,气氛有些沉闷。“鸭梨,好哥,咱们有时间聚一聚吧,去大哥大餐厅一起喝粥吧!”苏万想调节一下气氛。杨好突然笑了“你小子还提大哥!”这一下把两人都逗笑了,“郑义那小子现在混怎么样啊?”“张薇薇和他说清楚了,他俩没可能”“我记得咱们三个当时被揍的老惨了哈哈哈”“真可惜,我居然没找郑义揍回去”“没事儿,好哥,我们替你报仇了!我和鸭梨有回挂满全身装备正好半路遇见,把他打跑了!”“你别说,诶,我复读的时候……”……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 大家闲聊一会儿总算聊到正题。好奇宝宝苏万提问“古滇王国是什么啊?有什么特别的吗?为什么汪家人去那呢?”“古滇王国呢,是中国古代西南边疆的割据政权,疆域主要在以滇池中心的云南中部及东部地区,历史学家惯称为滇族。额,这个《史记》记载哈,公元前278年,楚国遣楚将庄硚率领一支队伍到达滇池地区,征服当地人后,后因归路被秦国所断,就留在滇池地区,建立滇国,都城在今昆明市晋宁区晋城镇。不过,滇国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是否可归功于庄蹻,尚不可知。而且据考古学者研究,尚不能在滇文化中找到明显的楚文化因素。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,滇国在云南历史上大约存在了一百七十年,出现于战国后期而消失于汉武帝时期。公元前109年,汉武帝出兵征讨云南,滇王拱手降汉,武帝赐滇王金印。再结合咱们小鸭梨说的哈,汪家人去那里多半是为了这个金印还有各种各样的文物。咱绝不能让他们得手!”“哇塞,胖爷,你懂好多诶!”苏万星星眼回头。胖爷决定,默默地熄掉手机屏幕。而此刻的黎簇和花爷,交换了一个眼神,默契地没说一句话。反倒是杨好,这个和胖爷一直互看不顺眼的男人,反问苏万“你没看群里吗?群里都有啊。”“啊?群里有啊。我这两天一直忙作业,没注意群里,再点开就是99+,我还以为没有重要消息呢。”胖爷尴尬的笑了笑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另一辆车,长久的沉默着,大家都盯着黎青看,所有人都很戒备。黎青有点抓狂,打算随便找几个话题改变一下现状。“王盟哥,我听说你和我老板一起去过沙漠,沙漠好玩吗?”王盟和其他人都有些惊讶,这个人没有想象中难处“还行吧。风景挺好看的。”“坎肩,你吃过你们老板做的臭豆腐吗?好不好吃啊?我们老板之前说那是他第一次吃臭豆腐,他简直永生难忘。但也不说好不好吃。”“!!!吃过吃过!我们老板只会做臭豆腐,我都快吃吐了!”两个人聊了起来。吴家的伙计们也暂时放下了警惕。“你叫黎青?”白蛇询问,“嗯,怎么了吗?”“你和黎簇什么关系啊?你俩都姓黎,你不会是他弟弟吧?没听说他有弟弟啊。”“不是,我的名字是黎簇起的。”“那你俩关系不错啊。你俩认识多长时间了?”“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?”“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“做这行多久了?”……看来吴家的伙计对这位新朋友充满了好奇,毕竟,能让老板吃瘪的家伙可不多见。“诶诶,我听说,你之前让我们老板吃瘪了,真的假的?”“啊?哦,好像……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”“真的假的?具体什么情况啊,你讲讲呗。”然后大家就兴奋地攀谈起来。(感觉我OOC了怎么办)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旅途还算顺畅,至少没发生什么意外。不过,到达目的地之后,就没那么简单了,现在的轻松与宁静,不过是,暴风雨到来之前片刻的休憩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(资料来源于网络,侵删)

捞人,这个小姐姐太好看了,不知道叫什么,在哪里都找不到呜呜呜,救救孩子吧,求求惹。😭😭看到的josiny的广告图

再见

      各位,很抱歉。由于某些原因,我最后还是决定:退出。希望大家能够原谅我的自私与怯懦,原谅我的突然告别。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大家的陪伴,能遇见各位是我的荣幸,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乐,很遗憾不能和大家走到最后了,真的很抱歉,在此向各位鞠个躬。

      我会退出所有的官群,但是不会删各位的联系方式。如果大家有需要的话,可以来找我,只是我不会再以小媛的语气回复大家啦。如果有觉得我碍眼的朋友,删了也没有关系,我不会介意。再次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和理解。

      第一个是感谢吧,最感谢的是关根。(现在是king了,不方便艾特)她把我带到这个圈子,认识这么多好伙伴。第二个是霍秀秀@霍秀秀 ,她一直肯定我相信我,她为团队做出的贡献,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第三个是知棠@霍知棠 ,我两次戏都是和她对的,也不小心吓着了她,我一直挺愧疚的。

      这是最重要的三个。然后是张景琛@张景琛 ,云彩@云彩 ,关良@关良/张海文 ,胖爷@王月半 ,汪晏@凌桦 (打成汪晏是我的私心,因为在我的记忆里,永远是汪晏),汪岑@汪岑 ,汪灿@汪灿 ,汪烟@汪烟 ,汪阳@汪阳 以及其他的朋友们。他们给了我很多理解,支持和帮助。非常非常感谢大家。以前同甘共苦的日子很快乐,满满的都是回忆,但是过去的就让他尘封起来吧。我们只需要记得他带给我们的感动与快乐就好。

      第二个是荣幸。最荣幸,最开心,最骄傲的事就是在这次的经历中,我遇见了你们所有人。尤其是良子(我一个人的良子!专属称呼!哼哼),秀秀姐(我们的超强全能控场王!)和烟姐(团队无疑的颜值担当,拉高了全团队的颜值水平)。和你们在一起的经历是我的荣幸。有幸相识,不负遇见。

      第三个就是……再见吧。再见,各位。我的车到站了,我的旅程结束了,我该走了。这次的旅程收获很多,过程愉快,希望我们,有缘再见。天涯何处不相逢,后会有期。这场戏,我先下场了,诸位……再会。


世事茫茫难自料,春愁黯黯独成眠。

希望秀秀姐能够心想事成,要加油啊!我会默默支持你的!

也祝各位好运。

最后……各位,晚安。不必担忧黑夜,黎明总会到来。

短短的番外

证明一下我还活着?哈哈哈


黎青:他们总说我瓜,老子一点儿都不瓜!!!脑子是个憨批!!!!(被突然冒出来的黎簇吓了一跳),不是……不是,不是,老子不是憨批,黎簇嘞个二逼才是!你笑个爪子你笑!!!!(炸毛)

古滇王国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黎簇就被微信不停的响声吵醒了,带着些许怒气的黎簇拿起手机一看,苏万那小子在消息轰炸他。黎簇一瞬间打死这小子的心都有了。点开一看满屏的“快点入群”,苏万甚至还在不停轰炸他,黎簇无可奈何,发了个“停”,瞬间就被顶上去,他又连着发了几条苏万这才停下来,他也懒得再往上翻,便让苏万重发一条邀请。进去之后发现群里很是热闹,吴邪、小哥、胖子、瞎子、花爷都在,连好哥竟然也在,估计是就差他了。本来他想安安静静的潜水,结果苏万在群里cue他,还艾特了全员。。。黎簇此时有些抓狂,硬着头皮发了个句号,然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总感觉原本热闹的群忽然死寂了下来,黎簇内心咆哮着,快回话啊,大哥们!别这么安静好不好,很尴尬的啊!胖爷不愧是气氛王,带头欢迎起来,还附上了庆祝的表情,一连串的庆祝表情,连小哥都发了,虽然多半是吴邪拿着小哥的手机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胖爷开始说:为了大家沟通方便,能够随时交换情报,所以特意建了这个群,希望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啊。又是一排排的鼓掌,黎簇犹豫一会儿也附了一个。果然,和沙雕们待久了,自己也会变沙雕。(当然,他完全忽略了自己也是个沙雕的本质,对吧,危险的男人?)

        群里又热闹起来,有吴邪质问胖子是不是藏私房钱的,有花爷催吴邪还债的,有苏万欠揍似的问花爷是不是师娘然后花爷艾特了黑爷“今晚加训”加一个红包,黑爷回了一个OK,然后被黑爷一顿暴揍的,还有抢了花爷红包被黑爷追债的胖爷,还有没看消息一脸懵逼的好哥。黎簇潜水笑的脸都快抽了。这时忽然听到一句“你没事儿吧?”吓得黎簇手机差点扔了。他竟然没察觉到黎青多会儿回来的。“咳咳,没事儿”“没事儿就吃溜溜梅,哦,不是,我给你买了小笼包。医生说你能出院了,就顺便帮你把手续办了,东西也给你收拾好了,车也开过来了,你收拾一下就能走。”“嗯,我收拾一下。”等黎簇出来时,病房里已经都收拾好了。“东西都在车上,走吧?”黎簇点点头“嗯,真贤惠。”黎青?!?!?!

        群里,花爷:查到了。澄江金莲山。汪家人出现两次,青眼狐尸出现过。我已经派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黎簇突然问黎青“你去过澄江吗?”黎青差点一脚油门猛踩下去,还好忍住。想着今天早上的两条消息,小心翼翼的回答“应该去过吧,怎么了?”一条消息来自现在的汪家“澄江金莲山,古滇王国”随后附上了一些资料。另一条只有八个字“随机应变无能为力”想想也是,汪家基地出了那样的事,就算汪岑侥幸逃脱,汪家实力大减,汪家人已经不信任汪岑了,更何况还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人。就算是他一路跟着汪岑,如今不也只能受这些人差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收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。我听说,青眼狐尸在那里出现过。说说吧,你去那干什么?”黎青也没想到,黎簇居然这么直白,直接来质问他,就不怕他通风报信?也太相信他了吧。事实上,黎簇当然敢,他知道,天底下没有掉馅饼的事。他们刚开始查,这消息这么轻松而迅速地传出来,一定是有人背后捣鬼,他是见识过汪家人的手段的,消息肯定是汪家人传出来的。“额……我,是这样的,嗯…你知道,古滇王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簇瞟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在群里发了条消息“古滇王国”并艾特了花爷。